随感(26)

2020-05-11 0 作者 墨冰土

我长在河底的泥里,泥太深、水太急,只有拼命扑腾才不会淹死。所以,河里的世界无所谓追求,只有挣扎。为了坚持挣扎,我又不得不一刻不停地向往天上的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