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的一件小事

2020-12-31 1 作者 墨冰土

过去一年做了许多事,自己的工作也有不少进展。但还是太累了,许多事都值得说,却又说不动。有一个场景印象最深,就只写写这个好了:

2月,我在加勒比海上漂着。明明是一趟期盼已久的游轮之旅,我却无心享乐。

那时我的生活是这样的:一边在全球联络各种人,搜罗医疗物资给湖北,一边与骗子斗智斗勇,一边安抚几个团队里精神濒临崩溃的同伴,一边为不靠谱的人耽误了物资而焦急,一边向交流不畅的听障朋友解释自己在沟通中的疏漏。此外,我不得不开通了很贵的船上无线网,每天花很多时间搜罗防疫科普信息,给我们团队的同伴拿去翻译成手语。同时,还要给湖北聋人群里的网友随时解答问题,做科普,比如:“精神紧张的人要注意休息,不要总是泡在网上。”

旅行是之前早就订好的,没法浪费。于是我也恍恍惚惚地跟着队伍在各种小岛上转悠。只不过,我始终抓着手机,脸上绷得紧紧的,一丝笑容都挤不出来。某个岛上的导游是个活泼可爱的小哥,梳着一头密密麻麻的脏辫,上面缠着彩色的头绳。看到我的状态,他一路上不停地讲段子,还时不时有节奏地摆动起身体,手舞足蹈,神采飞扬。这并不是正常工作中的必要内容,但是他显然非常希望我开心起来,放松下来。

后来他才得知我们为什么出来旅游还会那么紧张。他说很佩服我们竟然筹到了那么多钱,买了那么多口罩,如果有国外的捐款渠道,他也想帮助中国人。见我不断刷着几十个微信群,累得举不动手机,打不动字,他非常关切,真诚地建议我试试大麻,那样就能多点元气了……

他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这是岛上人民的智慧,从很早的时候起,许多人总结出一些类似的草药,可以治百病。

我略作努力后,就明白没法向他解释清楚吸大麻为什么不好了。他很可能没有也不会有机会学到足够的知识,他身边这么想的人也许非常多,人们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而我显然没法强迫他改变观念。这就像我后来参与组织一大群同伴一起做一套英文的防疫科普时,也并非不知道这不可能改变那些坚决不戴口罩的人所选择的生活方式。

之前知乎有个问题,大概是问“哪一刻让你感到众生皆苦?”

那一刻,我看着小哥明亮的眼睛、温暖的笑容,有种五味杂陈的感觉涌上来,好像胸腔里的空间一下子被死死地拧住了。

后来疫情肆虐全球,却并不是每个国家与地区都有我们这样的条件,也包括那个热心的导游小哥所在的地方。而这样的情况又会不断挑战我们国家人们的安全。这让人如何能不担忧呢?

真的希望全世界的人们能早日度过难关,但愿那些可爱也有着各种问题的人们能坚强地生活下去,努力下去,哪怕我们能为彼此做的终究非常有限,这也是我们唯一能依靠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