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感(161)

2022-08-23 2 作者 墨冰土

老一辈人非常执着于生孩子,绝后被视为人生的重大失败,部分原因是:他们中的很多人除了生育后代以外,就没有其他能把自己的一部分流传下来的途径。而比之他们,现代人借由时代所赋予的便利工具,有了更多途径来留存自己的一部分。譬如在网络上书写自己的思考所得,或是秀身材、晒自己得到的奖项,就是其中几种。

只不过,人们虽有了留存信息的能力,多数人却仍然没能力产出高价值的信息。发朋友圈、写文章、po美照、秀身材、晒美景……绝大多数不过是一种“看,我存在着!”的宣告,体现了想要向他人证明自我存在的欲望,但这种宣告对他人而言往往不具有同等价值,与晒娃一个道理。

这是否意味着多数人的人生注定悲哀呢?也不尽然。譬如我们会专门跑去某些地方品尝美食,吃完了,美食的形态就已在我们口中、胃肠中被损毁,最后除了仅供身体使用一时的营养外,都变成了臭乎乎、毫无美感的粪便和尿液。但我们仍要去品尝美食,不是为了留下来什么,而是因为尝一口就已达到了目的。

人一定要流传下来什么吗?谁规定的?任选另一个人类,我与他/她相同的基因都占了99.99%,而自己觉得特别好的“个性”基因也许两代后就变异了;或者在此时利于生存,在几百年后反而不利于生存了。即使是可能流传较久的建筑或思想,也最多不过留个几千年,之后仍要因为时代局限性被后人抛弃。它们的用途常常变成“让人看看过去的人生活有多不便,做个xx都这么艰难”“让人看看过去人们的思想有多简陋”,从而更加珍惜自己眼下生活的美好。比较不同人所能留存的物质或信息的时间长度也未必有什么意义,人类总要灭绝,灭绝后我此刻写下的文字又有谁能看得懂呢?外星人不一定存在,即使存在,不懂我的信息,也只会把它当作宇宙尘埃。

所以,制造无甚价值的信息和品尝美食一样,不必有太多顾虑。每天变着花样把“看,我存在着!”这句话喊出来本身就是这一行为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