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小便是一个最受宠的公主”

2020-07-06 0 作者 墨冰土

我自小便是一个最受宠的公主。

为了公主,我设计了一套固液分离的排泄辅助设备,好让她保持无菌,绝不沾染污物。

我每隔两小时必喝一杯水,好让公主的容颜时刻保持在明亮、澄澈的理想状态。

即便如此,有时公主仍会抱怨:“这张完美的脸也太乏味了。”

于是,为了给公主穿上五颜六色的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我也常把红菜头、利福平、酚酞片、左旋多巴、氨苯喋啶轮换着吃个遍。

有一天,我到郊外独自玩耍,公主遇到了一滩紫色的小便,那炫目的色彩令她沦陷了:“这才是世所罕见的!这才是我命中注定的王子!”

她愣了好久,才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走出来,远远望向对方,小心地踱着步子,始终没能打声招呼。

当晚回家后,我辗转反侧,每隔一会儿就爬起来一次。

公主用尖细的声音嗫嚅道:“求……求求你,带我……去……见我……的王……子吧!我要你……和他……他的主人……永不……不分离,这样我……我才……能与……他……日……日相……见。”。

第二天一早,我就赶到了离王子上次出现地点不远处的草丛中,一边吞口水,一边等着。过了大半日,也没见一个人影。这会儿,公主也坚持不住了,于是我到附近的镇上找了个洗手间。我正想提议这就回去,可公主疲惫地倾泻而出:“我不是你最受宠的公主吗?那就再……跟我一……起等……等……吧。”

冷风呼啸,刮得我脸颊生疼,我本不情愿,但为了公主,我又竖起了衣领,将双手插入了袖管,缩起脖子,抱成一个球,兔子似地一声不吭蹲在草丛中,直到夜色降下,一轮白月在天幕上缓缓渗出。

清冷的月光下,一个纤长的身影从一幢大房子后方怯怯地探出,静悄悄地走向了王子曾出没的地方。

墙上的影子越拉越长,公主也越发心潮澎湃,我的胃里却有什么东西在泛酸水,直冲上了嗓子眼儿,堵得我心口发慌,喘不过气来。

我听见一串液体喷溅在濡湿的草丛中,看见一阵雾气腾空而起,就立马按公主吩咐冲了上去:“嗨~我一直想趁热见你……哦不对,是我的小便想趁热见你……呃,不对,是我的小便想趁热见见你的小便。”

一张脸转向了我,我呆住了。

紧接着,我脖子上猛地一热,指尖却好像瞬间冻成了冰。

血腥气中,一切都天旋地转起来。

朦胧的泪光与月光里,那张脸像月亮一样惨白,眼窝深陷,布满溃破的水泡,我仿佛看见了一具忧伤的骷髅。

此刻,我的公主早已顺着裤管逃向地面,消散在空气中。